儿子活埋母亲案件背后:儿子由叔父抚养长大 母子30多年未见过面

儿子活埋母亲案件背后:儿子由叔父抚养长大 母子30多年未见过面
这是被称为“惊世骇俗”的一起事件。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一58岁男子马某将79岁的母亲王某活埋。亲生儿子活埋老母亲,挑战了人伦底线,连日来媒体动态式、碎片化的更新报道,几乎可以还原拼凑这起人伦悲剧背后的愤怒与故事!活埋了母亲捅破这起事件的是一次不寻常的报警!5月3日23时许,一位女子神色匆匆地到靖边县新庄派出所报警,称自己的婆婆王某于5月2日20时许,被自己的丈夫马某从家中用人力车拉走了。6个小时后,5月3日凌晨2时许,丈夫一人回到家中,却不见婆婆,询问丈夫,婆婆去了哪里。马某告诉妻子,他已将母亲送到靖边县新车站,雇了一辆面包车送往甘肃省庆城县的亲戚家。5月3日凌晨4时左右,马某独自一人出走后,失去了联系。然而,家人到车站一番寻找后,并未找到老人的踪迹。女子着急,于是出现了上面报警的一幕!经过警方的寻找,5月5日11时许,民警终于找到了马某,询问其母亲的下落,马某依旧称,雇用面包车将母亲送往甘肃省庆城县亲戚家了。然而民警进一步调查,发现其母亲并未到亲戚家中。经过多番询问,马某交代,5月2日20时许,他将母亲用人力车拉到离家三四公里的靖边县万亩林,见四处无人后,就找了一个废弃墓坑将母亲倒进去用土埋了。确认地点后,民警立即对该墓坑进行挖掘,听见墓穴里传来隐约的呼救声;老人救出,仍有生命体征,立即被送往医院救治。据办案民警披露,老人被活埋的墓坑,距离地面约有两米深,十余名民警用铁锹挖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其救出。此时距离老人被拉出家里活埋,已经近三天了。马某见到母亲仍然活着,一言不发,也没有任何反应。警方在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,马某将母亲弃墓穴中后,先在洞口用木板封住,随后用黄土掩埋,封住墓坑,但没踩瓷实,因此墓穴内有空气,老人才有可能存活多日。让人无法理解的是,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才会将自己的亲生母亲活埋?马某在接受警方讯问中谈及自己的作案动机称,母亲生活难以自理,经常大小便失禁,弄得家里臭烘烘的,让他压力很大。但是多方证实,老人虽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也并非瘫痪。被埋老人的侄子王先生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,老人只是年龄大了,腿脚不方便。救治老人的医生也表示,老人并非瘫痪,其肢体能做对抗外界阻力的运动,属于四级肌力。肌力分为五级,正常人为五级,完全瘫痪的人是零级。活埋母亲,无论从道德上,还是法律上,都是令人瞠目的。缺乏亲情的母子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?据澎湃新闻报道,马某自幼丧父,共兄妹三人,马某是长子。母亲王某在他12岁那年改嫁,带着弟弟和妹妹一起远赴甘肃,甚至将户口也迁了过去,只有马某一人被留在了靖边县,从小由叔父养大。之后,母子两人再次相见已是30多年后。王某改嫁后,在甘肃与第二任丈夫又生下一个儿子。在马某40多岁时,老人第二任丈夫去世,她带着二儿子回到了靖边县。回来之后,老人也并没有跟马某一起居住,而是跟二儿子住在一起。5月8日下午,健康时报记者联系到马某的户口所在地,靖边县城河村水连台村民小组组长王先生。他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马某的二弟一直没有结婚,之前一直跟母亲一起生活。据知情人士称,马某的二弟身材矮小,严重驼背,是低保户,老人是为了更好地照料二儿子,于是老人跟二儿子一起生活。直到2019年下半年二儿子生病,老人才开始与马某一起生活。此时的母亲腿脚不便,已失去自理能力。“去了没多久,老人在家中摔伤,此后就再不能下床,经常在床上大小便,搞得家里臭气熏天。”知情人士表示。靖边县公安局一位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马某结婚生子都是叔父帮着操办的,所以他心里对母亲有怨气。而这位抚养马某成人的叔父,跟马某并没有血缘关系。“他(马某)的父亲是被抱养回来的。”靖边县城河村水连台村民小组组长王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马某的户口还在村里,但早在10多年前马某一家就在靖边县城买了房子,搬到县城居住了,平时很少回到村里。事发时马某一家都住在县城里。“马某在县城打工,目前没有稳定的工作。”王师傅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“他有三个女儿,一个儿子,大女儿已经结婚了。”马某所在村村支书乔某也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,马某的家境尚可,有两座楼板房,一座在装修,一座已经入住。马某一年务工收入一万五六,妻子饭馆打工每月2500元,儿子在采气厂当保安每月3800元。从收入上讲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“据我们了解,在赡养老人方面,马某和两个弟弟没有矛盾。老人的养老保险金由改嫁后生的三儿子打给马某。”村支书乔某向记者介绍,约六七年前,老人被接至陕西靖边马家,从来没有听到她被虐待的消息。邻居觉得不可思议“活埋老娘呀,几十年都没见过这样的怪事。”5月7日,在靖边县万亩林的一处土坡上,一位老人望着不远处的一座刚刚被挖开的墓坑不住自语。老人是附近一家工厂的看门人,现已65岁,他居住的地方距离马某活埋母亲的废弃墓穴仅有三四百米的距离,目睹了王某获救的全过程。“怎么忍心?那是你妈妈啊!”“别说是亲妈,就算是个陌生人,也不能活埋吧!”网友的评论也是一边倒的指责。不仅陌生人觉得难以置信,认识马某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。与马某同村的王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马某平时比较内向,不爱与人交流,也不怎么爱说话,之前也没听说过马某与母亲之间是否有矛盾,一家平时比较安静。其母亲王某于去年年底搬来居住,期间也并未听到过一家人有过争执。此次事发突然,邻居们也都觉得很不可思议。另有村民表示,马某没怎么上过学,在外面也是靠干苦力赚钱,虽然不太爱说话,但平时待人挺客气。“想不通他为啥要这么做,这样的行为给村子抹了黑。” 当地村民知道此事后很愤怒。在得知儿子被抓后,老人不但没有怪罪儿子,最担心的还是儿子被判重刑。民警挖开墓穴口救出老人时,老人当时担心警察追究儿子的责任,谎称是自己爬进墓穴的,在民警一再追问下才承认是儿子干的。一场惊世骇俗的活埋,或许是亲情缺失的恶果。如何对待母亲,马某也有诸多选择,但他终究选了最恶的那一个。5月8日,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,依法对马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